皇马锋霸亲述:我的天赋就是进球 曾是大罗迷弟

2019-08-13 09:38:47 围观 : 121

  对我来说也是如此。我的父母努力工作帮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当我长大后,我爸爸开了一家超市。但是如果他业绩不好使,他会去银行贷款来确保每天都能送我去训练。我叔叔在俄罗斯工作,但是只要他听说我们经济上有困难,他就会给我们球鞋和训练用品,在我爸爸缺钱时还会给他寄钱。我觉得塞尔维亚的家庭都像这样一般特殊。我们非常非常亲近,我们必须如此。

  那场比赛我出场了,也进球了。我还记得我看着随队来到客场的球迷庆祝的画面,这是一种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感觉。红星就像是家庭的一员。我一直想为他们效力,即便是当我有机会加盟大球队时,我也不愿意走。事实上,这是线年想要签下我时,我还记得我对我母亲说我不会离开。我还记得她的回答,她说:“宝贝儿,我们都知道你爱红星比爱我们都多,但是你得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我压根不知道还有这回事儿!我当时才16岁!那晚他非常生气,但是我要跟你们说的是当第二天我踏上球场时,我充满信心。对我来说,进球就是一种本能。我认为这是我最好的天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你跟我说让我将球送入球网,我肯定会百分百的专注起来。

  在16岁时,我在面对沃耶沃迪纳队时上演了一线队处子球。这里也有一个故事可以跟你们说说:在比赛前夜我住在诺维萨德的酒店里,你们要知道在青年可没有赛前宵禁。我和室友坐在酒店里,我们很饿,于是就去超市买了点吃的。当我们回来后,看到教练坐在吧台喝酒。他们很震惊的看着我们,我们一脸茫然。

  在红星队,万事万物都是关于胜利的。如果没有取胜,那么就是失败。这里有一个几年前的故事,当时球队陷入困境并遇到了经济困难。有些球员在报纸上向球迷写了一封公开信,大意是这样的:“现在处境很困难,俱乐部甚至连淋浴用的洗发水都买不起了。”第二天,有些球迷闯进了球员的车子,将洗发水扔到他们座位上。

  有意思的是,上一次我为国家队出场时,我的队友米特洛维奇说:“兄弟,要是我有你的自信的话,我也能办到。”

  我不清楚我是如何最终成为一名前锋的,不过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一直痴迷于进球。在我孩提时,我记得我每届世界杯都有两盘进球集锦的录像带,直到2006年。我还记得曾被1990年世界杯上喀麦隆的米拉迷住,当然也曾为罗纳尔多倾倒——那个真正的罗纳尔多。我痴迷于他带球晃过守门员的技术,我记得他的速度如此之快,就像是魔术一般,在家我也不断的练习这一特技。罗纳尔多可以如此轻松的踢球,就好像他只使出30%的功力一样,我当时觉得这绝对不可思议。他的特点和自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我很高兴能够来到皇马,我再次感谢法兰克福俱乐部和球迷们在过去两年给了我家一样的感觉。

  对我来说,正是如此。如果没有信心,你如何当一名前锋?在这个位置上,最重要的部分并不是开始,而是结束。

  年轻时我觉得世界上每一块球场都被蓝色覆盖。直到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的球探注意到我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在足球世界里还有其他的颜色。我当时才8岁,我对足球将会将我带到何方一无所知。

  因为我转会去了德国,也因为我再次在更高水平比赛,我在2018年世界杯获得了为国效力的机会,这种感觉难以用语言形容。我还记得在对阵巴西之前,我和来自柏林赫塔的格鲁伊奇一起进行赛前热身,我们真的感受到那座球场即将爆炸了。当我们回到更衣室时,汗水浸透了全身。整场比赛你都没有任何感觉,你完全麻木了,然后在比赛结束后你才看到哦完整的画面:你做了什么,你完成了什么。对我这个在塞维利亚的小村庄里看着罗纳尔多录像带长大的孩子来说,对阵巴西的那一刻是非常特殊的。

  我也一样。在开始时,我出生在塞尔维亚一个只有105户人家的小村庄,一个你很可能从没有听过的地方。这个故事接下来会走向何方?我将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它将如何结束?我不知道,但是我真的有大梦想。

  最终我决定转会去本菲卡来开拓我的职业生涯。 但是我觉得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我的家人对我来说就是全世界,我还没有准备好离开他们。在18岁的年纪,来到三千公里外的一个说着你不懂的语言的地方,这不仅仅关乎足球。你的生活将变得不再简单。当我首次来到里斯本时,我会想家,我会无缘无故的哭泣。这在我职业生涯中真的是一个糟糕时期,因为我感觉到很孤独。不过谢天谢地,当我转会到法兰克福后一切都变了。

  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对阵切尔西的欧联杯半决赛。这也许是我职业生涯仅有的一次因为伤心落泪的时刻。落泪并不是在点球大战输了之后,而是在当我们走下球场看到法兰克福球迷在前排含着泪水高唱队歌时——即便我们输球了。这对我来说是份别样的经历,我们是为了即便输球也会支持你的球迷而战。在足球世界中这很罕见,而我很遗憾离开法兰克福,因为这支球队改变了我的职业生涯。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不仅仅只是一家俱乐部,在这种环境里成长起来使你有信心可以不被任何事情吓倒。

  今年夏天,21岁的塞尔维亚前锋卢卡-约维奇亮相伯纳乌球场,银河战舰为他掏出了高达6000万的转会费。尽管在夏季热身赛上约维奇表现并不令球迷满意,并且在对阵马竞的比赛中还一度因伤离场。不过对于这位刚刚来到伯纳乌的新星来说,他证明自己的时间还很充足。近日约维奇接受了《球星讲坛》的邀约,向球迷们讲述了自己的成长故事。

  有一件事我并不想多说,在我大概9岁或10岁的时候,我姐姐生了重病。这是一个改变我们生活的时刻。医生诊断出她患有白血病,并且需要长时间住院。我妈妈不得不停下管理超市的工作去照顾她。整整一年,我们家被撕成了两半,我和爸爸、爷爷住在一起,往返于贝尔格莱德红星的训练课,而我妈妈则跟我姐姐待在一起。

  我成长于一个叫做巴塔尔的地方,我并不指望你们听说过这个地方,别担心。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整个村庄只有105户人家。但是这对我来说确实与众不同的。我记得有个巴塔尔的人曾经说过:“我的家乡比巴黎还漂亮。”而这正是我眼中的家乡。在那里绝大多数人都以务农为生,而如果你们去问他们相信什么的话,他们会告诉你相信两件事:努力工作以及胸怀梦想。巴塔尔的每个人都竭尽全力攒下足球的钱送孩子离开那里前往大学或搬到更大的城镇工作。

  事情在我身上发生的很快。几年前,我只梦想着为红星而战,然后是在欧联杯半决赛比赛,然后是世界杯出场,然后现在是转会到皇马。这真是难以置信。但是我觉得对于一名前锋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信心,我从不怀疑自己的价值。我觉得我生来就有天赋,我从不怀疑自己。

  我一直深爱并感激法兰克福,因为这不是一个只关心金钱和大牌球员的俱乐部。相反,这是一个与球迷团结一心创造化学反应和美妙心态的球队。当我转会到这里后,我真的开始再次享受我的足球了。当我们在2018年赢下德国杯时,球场内以及整座城市内的氛围非常刺激。这感觉就像是红星队,我在法拉克福交了很多一生的挚友。

  这是一段非常困难的时期。我记忆最深刻的是有次我在一场比赛后从贝尔格莱德返回巴塔尔时的感觉。那天,当我爸爸在带我回家的路上去接了叔叔和堂兄弟。我最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意识到我们要举办一场盛大的庆祝会。当我们到家后,我记得我姐姐带着一顶纸帽子,就好像过生日一样。他们告诉我吗她康复了。这种得知她将会恢复健康的感觉真的非常棒,因为我们已经担惊受怕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我姐姐打败病魔燃起了我追求成功的火焰。我想成为同她一样的赢家。我的梦想与每一个巴特尔男孩一样——代表贝尔格莱德红星比赛,在永恒德比中攻破游击队的球门。对于塞尔维亚外的人们,也许你们不会理解。红星的特殊之处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也许你们知道球队是因为我们的球员通道?当人们来到红星队时,他们看到会说:什么鬼?墙上有一些涂鸦,色调很黑暗。我猜有些人会感到害怕吧?但对我来说,这非常成长。当我八九岁时我就曾沿着这个隧道走出去,因为当时他们把小球员看做是吉祥物。当你感受到这座球场的氛围时,你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猜当时我的教练们肯定已经看到了我的天赋,因为从我迈出足球的第一步时他们就将我放在了锋线上。我父亲替我跟塞尔维亚洛奇尼卡的FK奥马拉蒂纳克队签约,我还记得那里一切都是蓝色的。球场周围的围栏是蓝色的,球场边上的小酒店也被涂成了蓝色。我当时非常畏惧。但是如果你们看到球场照片后,你们肯定会笑的,因为那是一块非常小的场地。但是这却是我第一次踏上真正的足球场。每个球员在心底铭记,即使当时还很幼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