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8世界杯足球海报探求「俄罗斯构成主义」

2019-09-09 05:17:43 围观 : 174

  

从2018世界杯足球海报探求「俄罗斯构成主义」

  当全民瞩目的世界杯来临时,我们不妨从设计和审美的角度,看看俄罗斯是如何展现自身文化和风貌的。

  20世纪初,保守、落后和贫穷的沙俄帝国,正处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飘摇之中。

  在此背景下,加之俄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战败,促使了十月革命的爆发,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

  在 Igor 看来,它独特的视觉语言就像俄语一样,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被认可,借由这场吸引全球目光的足球盛事,让独具俄罗斯风格的视觉语言再次变得现代而有意义。

  而此时的俄国,则略显那么一丢丢滞后,但很快,他们另辟蹊径,将这些艺术风格吸收、消化、转化成带有俄罗斯特色的艺术语言,并最终导致了构成主义的诞生。

  含义:红色的三角形(象征红军)打击白色的圆形(象征白军),体现了革命力量对反动势力直接,强烈的打击

  不知道各位朋友看到这里有没有察觉,构成主义的风格带有强烈的空间感,喜欢用几何形元素做构图,设计师想要表达的思想往往都含蓄的隐藏在图形当中。

  一战的爆发,工业的发展,不可避免地对各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造成强烈的冲击,而生性敏感的艺术家们也被卷入这场翻天覆地的变革中...

  在“绘画浮雕”问世之前,为了迎合统治者们的喜好,艺术家们习惯用写实的、古典的、洛可可式的艺术形式去包覆产品。而构成主义者认为:艺术不应只是所谓唯美的外在,为艺术而艺术,而是可以从画架走向日常生活,走向社会大众的。

  而此时的设计需要针对文化素养不高的普通大众,这就需要抛弃传统的、“资产阶级”的审美趣味,创造出一种足够吸引眼球,贴近劳苦大众的新艺术。

  而主办国俄罗斯为了向世界展示自身文化和风貌,在设计上也是really走心了...

  (在一块木板上,经过简单加工,将铁皮、金属片、木头等工业材料拼贴在一个画框内。)

  谈到构成主义艺术,首先会想到俄罗斯艺术家塔特林(Vladimin Tatlin),联想到他那件气势恢弘的《第三国际纪念碑》模型。毫无疑问,这件被称为“塔特林之塔”的模型是“举世无双的作品”,是“构成主义艺术的象征”。

  列宁对俄国社会的艺术创作持开放姿态,没有进行任何干预,他希望以自由的形式产生新的、为无产阶级政权做代言的艺术形式。

  封面上元素虽然简单,但作者使用的技巧却十分独特,仅用抽象的三角形、红黑两色组合等元素就准确的表达出苏俄红军和白匪之间的冲突。

  另外,聚焦一些优秀的结合本身特点或者文化内涵的设计案例,来看看艺术家们是如何玩转构成主义的。

  为了保卫新政权、鼓舞士气,苏维埃当局把海报作为宣传政治观点的重要工具,先锋艺术家们因此乐此不疲的、卯足劲的开始创作,仅在1917~1923年的短短六年里,就出版了约三千副政治宣传海报,海报贴满了街头巷尾,甚至贴到了通往欧洲的火车上,使海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大众流行艺术。

  这幅作品出自俄罗斯知名艺术家伊戈尔-古罗维奇(IgorGurovich)之手,他的灵感来自1920年后盛行的苏维埃后构成主义运动。

  构成主义区别于传统艺术在于,可以为构筑新社会而服务,能进入工厂机械化、标准化的生产,而用几何形体和简约抽象的色彩概况客观对象与之正好合拍,是大机器生产的最佳选择。

  其中最著名的作品,当属李西斯基于1919年创作的经典政治宣传海报《红色楔子打击白军》

  到了1918年,有黑自然得有白,《白上白》也诞生了,这个作品被视为终极之作。

  除了令人惊艳的模型,他的“绘画浮雕”也是不可错过的经典: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创作方式,将俄国首个“构成”作品呈现在观众眼前,它标志着整个俄国前卫艺术迈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那个时期的苏联设计师崇尚使用抽象的几何语言来表达,而设计者想要传递的概念,往往隐藏在图形构造之中。

  符合民心的构成主义风格,被广泛应用于各类海报设计中,形成了构成主义海报设计新潮。

  俄国画家马列维奇(Malevich)的《黑色正方形》,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说意义非凡,它终结了具象艺术,开辟了新天地,为传统具象艺术画上了句点。

  一时间,艺术界仿佛炸开了锅,印象主义、象征主义、野兽主义、立体主义、未来主义等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