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薇专栏】“比较出名的作品通常都很干净”

2019-09-07 16:45:39 围观 : 108

  

【采薇专栏】“比较出名的作品通常都很干净”——挪威“世界杯”冠军斯坦谈他的花艺观

【采薇专栏】“比较出名的作品通常都很干净”——挪威“世界杯”冠军斯坦谈他的花艺观

  “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小”,斯坦说,近年来,东西方花艺文化是相互影响,形成折衷的外观。西方和东方的主题在时尚、建筑等领域总是结合在一起。“在欧洲,我们有一个更发达完善的花艺体系,当我们教中国学生技术时,他们将自己的背景文化融入到作品中,形成了非常有趣的新风格。” 挪威的斯坦(Stein Are Hansen)是一位让中国花艺界很难忘记的花艺世界杯冠军! 原标题:【采薇专栏】“比较出名的作品通常都很干净”——挪威“世界杯”冠军斯坦谈他的花艺观 斯坦是一位非常真诚的环保主义者。他说,挪威有一年一度的花园博览会,倡导花园生活,他也参加过德国、英国、日本以及中国香港等地的类似展览会,至于更纯粹的植物系展览,他去过大约40个不同的国家。他非常强烈地感觉到,这些是在提倡一种生态友好的生活方式,对于花艺师来说也是意义重大。 九月底,这位人缘不一般的冠军就要参与到夏溪园艺嘉年华地景展的设计中,借此机会,他细腻深邃的花艺风格是如何形成的,他如何理解和运用东西方文化,《中国花卉报》记者得以一窥究竟。 “我在北京鹿石花艺学院教课时会想,我可能是唯一会讨论这个问题的讲师——中国代表着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世界定格在第190位李宗伟被羽联“除名”一代球。呼吁大家重视环保问题是很重要的:我们不能继续使用化学胶水、亚克力管、塑料和非有机配件——这太疯狂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喜欢使用天然材料的原因。我很遗憾花艺这个为世界带来美好的产业,同时也代表了如此多的塑料废料、水污染等。” 不仅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出现在中国观众视野中的冠军——他参加了2010年首次在中国举办的花艺世界杯而一举夺冠,还因为他的表现就像是一位熟谙东方文化的艺术家:皇家气派的金黄色被运用得惊艳四座,旁逸斜出、姿态婀娜的小菊作品,就像是出自一位盆景名家妙手生春的艺术品! 用他自己的话说,在他的成长环境中,花几乎是代表着一种神圣、稀有和珍贵的东西,而他的花艺风格就是这样形成的——“比起大多数花艺师,我倾向于在一件作品中使用较少的品种,来突出花的个性和整体比例,使其具有某种建筑风格。对于色彩的选择,我喜欢选用单色。”他的作品通常以简洁的风格被大家熟知。 而谈到中国花艺界的前景,斯坦也坦诚地说:有很多花艺师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但是中国有这么丰富的资源,我会鼓励人们为已经拥有的感到自豪!你可以学习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技术和技能,但不要忘了将它们融入到你自己的文化中去做设计。 对每一枝花的珍重、珍惜、视若珍宝,小心翼翼地使用和呈现它们的美,是斯坦在花艺界最大的标签。 可能很难想象,成为花艺世界杯冠军的人,成长的经历中却很难见到花。斯坦成长的挪威小城,靠近北极圈冻土层,冬天又冷又黑。在这样的环境中,苔藓都很难生长,鲜花就更是罕见。在某个圣诞节,斯坦收到的礼物是叔叔送给他的一粒绽放的朱顶红种球。时逢挪威极夜,手中盛放的朱顶红鲜艳色彩彻底点亮了他的世界。 在他看来,东方的设计文化是一种特定的意向和意境。传统的东方文化往往充满了大量的象征主义,更注重哲学内涵。 斯坦曾经在亚洲工作过很长时间,特别是在中国香港做过三年的仿真花设计,“我对中国很着迷,在艺术、材料、生活方式上,我发现我一直在收集细节。在插花时,中国的独特颜色、形状,甚至中国传统花卉,都成为我灵感的一部分。”